这一个月,心随世界杯跳动37天征战7城,本报特派记者讲述世界杯心路历程

另据塔斯社7月14日报道,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认为,俄罗斯世界杯是有史以来最棒的一届世界杯。

“尽量离球迷远一点,危险。”这是来之前收到最多的忠告。可是,这一个月,没有危险,只有感动。标志性草帽斗篷盛装出席的墨西哥球迷,几乎把地铁都可以跳出故障的阿根廷球迷,在任何比赛中都可以高喊“RUSSIA”的俄罗斯球迷,多么可爱,从他们身边走过,谁对于谁都不是陌生人。

其实,仔细梳理一下世界杯的历史不难发现――虽然欧洲和南美球队的对抗一直是世界杯竞争的主旋律,但从1974年至今的历届世界杯中,只有巴西和阿根廷这两支南美劲旅能够与欧洲强队抗衡。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,在欧洲举行的世界杯上,欧洲球队往往能够占据更多优势。与本届世界杯欧洲强队包揽4强类似,2006年德国世界杯4强全部是欧洲球队,1998年法国世界杯4强也仅有巴西一支非欧洲球队。

法国队进攻核心格列兹曼是过去一月间最炙手可热的球星之一,一来是因为转会风波,二来由于他在世界杯中的优异表现。最终,决定留守马德里竞技的他率领法国队捧起大力神杯,他在与克罗地亚的决赛中命中了再次将比分超出的关键点球。七场比赛四次建功,火热的格列兹曼助高卢雄鸡时隔20年再登巅峰。

因凡蒂诺说:“这是一届令人难以置信、赞叹不已的世界杯。两年前我就说过,这届世界杯必将是有史以来最棒的,如今我更有信心这么说。没错,这就是有史以来最棒的一届世界杯。”

C罗、苏亚雷斯、卡瓦尼、内马尔、埃里克森,他们都是水瓶座的杰出代表,也极度契合这一个人英雄主义色彩浓厚的星座。与此同时水瓶座也堪称“友谊之星”,愿为朋友两肋插刀,正如勒夫所率领的卫冕冠军送出温暖,却伤了自己。

在随法国队夺冠后,后防主力瓦拉内已成为准大满贯得主,25岁的他随皇马拿遍俱乐部荣誉,现在距离生涯圆满仅差一座欧洲杯。以法国队的年龄结构和人员配置,两年后捧杯大有希望。也许低调的瓦拉内永远不会成为聚光灯下的明星,但这并不妨碍金牛性格中的优点将他引入传奇行列。

张颖自四年前退役后一直在俱乐部执教,本次比赛,她身兼教练员与运动员双重角色。张颖从上周的青岛站开始参加比赛,武汉是她的第二站,尽管由于恢复时间较短等原因,她的两场比赛发挥都不甚理想,但她却很坦然,“我也不知道最后能走多远,但是自己现在还是想参加比赛,那就练着呗,尽力就好。” 

2018俄罗斯世界杯大幕落下,人们已经在期待4年后的赛事,关于足球的话题,一直在延续。

对于中国球迷来说,心中自然有一个问题始终牵挂,那就是中国队何时能跻身世界杯决赛圈、何时能成为世界杯冠军的竞争者?大数据对此也有分析,南京理工大学动商研究中心得出的结论是,从1930年的第一届世界杯算起,中国男足需要经过210年,才有望夺得世界杯冠军——看来和那些恨不得让国足摇身一变成为世界强队的急性子比起来,大数据竟然知道,振兴中国足球至少需要几代人的努力。

当然,作为世界杯的看客,普通人也可以从大数据中获益,并通过这些非常有趣的数据,和世界杯紧密联系在一起。

与法国人相比,虽然另一位白羊座球星诺伊尔也很火,但却火得令人“扎心”。德国队小组赛两败出局,在继续成全“卫冕冠军魔咒”的同时也不幸成为球迷间最热销的谈资。以这种面上无光的方式在世界杯中刷存在感,对于素来强大的德国足球而言还是第一次。

无论全世界在流行什么样的踢法,德国人总能保持一套自己的足球风格。曾有人说过,他们就像一台精密的仪器,无论比分落后还是领先都不会改变自己的踢法,用最准确的方式将对手一步步逼至绝境。这也正如武当不紧不慢的太极之道,生于万物之间而又有别于万物。他强任他强,清风拂山岗;他横任他横,明月照大江。

而对德国队球迷而言,更让他们伤心的应该不是强队每参加7次世界杯才可能夺冠1次的大数据统计,而是2002年以来,带有魔咒色彩的“世界杯卫冕冠军无法在下届世界杯小组出线”的规律(仅2006年世界杯冠军巴西队例外)。